您现在的位置:

伤感文章 >

清末重臣端方死因探秘文学小说www.hlmsw.cn,蚁人

    1911年11月27日,清末重臣、满洲翘楚端方客死四川资州,死因为新军哗变。同时遇难的,还有随端方赴川的六弟端锦。

    职位最高的牺牲者

    是年12月23日,民军代表将端方兄弟的首级“置之西油盒中”,传之武昌,请黎元洪验看。随后,其首级被游街示众,鄂省商民“闻其首级解到,纷纷鼓掌,路过街衢时,商民围观,几同异宝”。有文士颇为惋惜端方之死,见首级而诵《后赤壁赋》:

    固一世之雄也,而今安在哉?

    清末四大能臣,时人臧否,称“岑春煊不学无术,袁世凯有术无学,张之洞有学无术,端方有学有术”。四大能臣中,张之洞于1909年病逝,岑春煊、袁世凯、端方在皇族内阁成立前后先后下台,纷纷退隐。

    1909年,端方出任直隶总督仅数月,就被人参以办理孝钦后(慈禧)陵差(即慈禧太后丧葬事宜)不敬而被革职。参奏端方的,是李鸿章的孙子李国杰。李国杰称端方私自遣人给葬礼拍照,“全无心肝”,并在风水墙外安设电线杆,破坏风水。

    1909年,以袁世凯和端方的撤职,标明了晚清的政治走向,是朝野合作的改革共识彻底破产,台上是皇族唱戏,台下则四方鼎沸,黑云压城城欲摧。

    如果不是1911年川鄂保路运动风起云涌,端方的政治前途,或将在1909年终结。鉴于端方曾任职川鄂,并有显赫政绩,清廷在1911年又起用端方。于是,辛亥年添了一员职位最高的牺牲者。过后,曾有人为端方抱屈,辛亥年“荼毒”四川的赵尔北京癫痫治疗哪里好丰、“屠杀”革命党人的鄂都瑞��当死未死,“温和”的端方不当死,却无故冤死。

    端方丧命于乱刀之下,身首异处,暴尸郊野。但关于端方因何而死,却争议颇多。

    死因一:勤王遭拒

    该说法出自端方家丁。端方死后,其家丁逃回北京,向端家汇报称:

   “钦差(在资州)正拟进省,忽接由省发来的急电,谓北京失守,两宫出狩陕西,有旨令午帅(端方)率领鄂兵由陕赴晋勤王。午帅当时向各兵演说,预备北上。兵士反对勤王,因此大哗”,造反兵士互相煽动,并杀害端方兄弟。

    此份报告,由端方家人转呈朝廷,清廷据此发出嘉奖并追赠端方太子太保,谥忠敏。

    端方家丁的说法,称其锐意进剿(保路运动)、并在革命后积极回京护驾。这与事实有不符之处。端方对进四川进剿,本身持怀疑态度。9月7日,“成都血案”发生。9月10日,朝廷急命在湖北的端方带部分鄂军赴川进剿。端方从汉阳出发,一路上磨磨蹭蹭,走了两个月,11月13日才到四川资州,并在此停留了十四天,既未进剿,也未北上勤王。

    办事雷厉风行的端方,面对保路运动,奉行“拖”字诀,与其政治态度不无干系。端方曾考察欧洲诸强国现代改革,对于铁路国有“洋商包工”,向来持反对意见。而主剿派在铁路问题上则持强硬立场。两难之际,端方只有“拖”,“拖”到朝廷退步。这一“拖”,却迎面撞上了革命。

    端方家丁还提到了“两宫西狩”、“有旨勤王”一说。这一说法,难免使清廷附会庚子事变中端方所为。庚子事变,两宫出奔,端方自陕西奔赴山西接驾,危难邵阳那家医院看癫痫病好之际见忠臣。由此端方的仕途扶摇直上,十年之间数任封疆,并出洋考察各国宪政。

 

 

    死因二:进退失据

    端方死后一个月(12月26日),有立宪派倾向的上海《申报》报道:

   “(端方)得京电(应指辛亥革命),隐秘不宣,军士鲜有知者。及川东民军反正,日与伪都督赵尔丰激战,端乃调鄂军援助。……赵兵败,重庆等处悉为民军占领。端遂奔资州。”随后,鄂军在资州哗变,“军中亦颇有以端为奇货者”,遂杀之。

    曾在端方所部的鄂军士兵陈文斌回忆,和上海《申报》的报道大同小异,但是陈文斌回忆提到了一种补充性的说法。陈文斌称,端方在听说革命消息之后,曾谋划在四川响应各省独立,或退守西藏静观其变。

    民军方面关于端方死因的报道或回忆,提示了端方在资州的尴尬处境,进不能攻,退不能守,谋划独立,军队却不听令。这一说法,可能与历史实情吻合。至端方死这一天,也就是11月27日,重庆与川东许多城市已宣告起义,省会成都的独立也在旦夕之间。当此之时,端方或有可能与随同官兵商量过静观其变一策。

    第三方:

    一份旁观者的说明

    端方死后十天,上海《子林报》转《重庆访函》报道:

    端方听说武昌革命之后,对其部署称愿回满洲效忠清廷,但目下无赏银,需至西安才能付,兵士由此奔散。端方在途中宝宝的癫痫病能治吗为革命士兵所杀。

    兵士闹饷,端方立字据一事,也可由与端方随行的六名轿夫佐证。事后,这六名轿夫向官府报告称,“大帅欲上轿回湖北”,遂被杀。

   《重庆访函》的报道与端方轿夫的报告中,关于端方之死的差异,是去向问题(湖北或者北京)。此时,湖北已经光复,轿夫对于端方去向的说法,或为回忆不确。

   《重庆访函》与轿夫回忆,是关于端方之死的旁观者说法。与家仆和民军的说法相比较,较少个人因素与政治立场分歧造成的误区。这种说法,提示了端方在听闻武昌革命之后的选择。根据端方死因的三种说法,端方之死的真相,可能应如下:

    端方率鄂军(大多为新军)进入到川东资州,在进退两难之际,或许已听闻儿女亲家袁世凯出山组阁。于是,端方许诺重饷以说服鄂军士兵从其北上,但鄂军听说革命已成便欲回湖北。端方不得已,弃军北还,途中为革命兵士所杀。

    无论端方死于何种状况,都是一个历史的误会。辛亥年,端方的立场,与在野的立宪派是一致的。而在辛亥年的选择中,端方之所以想北上,不仅是其家眷在北京,更可能是希求在皇族内阁之外重新创造一番立宪新天地。不幸的是,作为满人中的能臣,在“种族革命”的氛围中,端方不可能获得鄂军(新军)的支持并随其北还。更悲剧的是,由于其“异族”身份,遭受了革命士兵中极端分子的残酷报复。

    英国《泰晤士报》记者莫理循在该年如此评论这一事件:“他是满人,但属于满人中之佼佼者。……野蛮杀害端方,引起人们普遍的谴责。”

    事实上,“普遍的谴责”并没有到来。端方之死与清末失败的立宪运动一样,很快在革命的大潮中被淹没并遗忘了癫痫晚上睡觉发病不知道怎么办

    本文撰写时参考了张海林所著《端方与清末新政》《端忠敏公奏稿》等。

        ■ 端方与收藏

    端方从政之余,醉心于古玩收藏,是中国著名的收藏家之一,同伯希和等人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在出洋考察期间,他还收集了古埃及文物。端方死后,其子弟因贫困,在1924年将其最著名的收藏―――一套商朝青铜器以约20万两白银的价格出卖给福开森。现在,该套青铜器仍存于美国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 张謇挽端方

    物聚于好,力又能强,世所称者,燕邸收藏,三吴已编《陶斋录》;

    守或匪亲,化而为患,魂其归半,夔云惨淡,万古同悲《蜀道难》!

    ■ 左全孝祭文

   “……瑞�j以压制亡国,赵尔丰以嗜杀毒川,公(指端方)力反二竖之所为,而福寿大不及瑞�j,受祸且烈于(赵)尔丰……依古今之常理,终有信于碧空。公暂屈于一隅,终必伸于大同……”

    ■ 追忆与回眸

   清亡之际,名气最大的牺牲者。一个异族统治的朝代覆亡,牺牲掉的,往往是这个民族极优秀的人,端方算一个,良弼也算一个。

           ――张鸣(历史学家)

© wx.himvf.com  浪客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