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心情日记 >

程为本:明师傅患了扭曲症社会百态

  01

  在艾尼丝医院里,明师傅接到了出院通知书。他觉得这份通知书很温暖,虽然只住了仅仅一个白天的时间,因为他是最后才来这家医院的。之前去了好几家,一律拒收。理由是医疗资源这么紧张,怎么会收一个没有病的人入住呢?越是这样,家人越是紧张,以为明师傅得了不治之症。而明师傅则坚持说自己病了,如果没有病的话,谁愿意来医院遭罪?这样明师傅在辗转颠簸的情况之下入住了艾尼丝医院。家人觉得还是这家医院好。由这样一家医院出具的通知书,他们当然坚信不疑,坚决照办。

  看到明师傅是个爽朗之人,医院把一切都说了,就写在通知书上,还给了一个诊断说明。诊断的结论是明师傅得了城市综合强迫扭曲症,简称扭曲症,危害大于癌。这是一种新的疾病,到目前为止,不仅没有较好的医治方案,就连分类都还没有界定清楚。是属于精神疾病呢还是属于器官疾病,观点不一。就明师傅的具体情况而言,大概还能活20天到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因为他现在神情混乱,接着会发生生理机能混乱。主要是不思饮食,或饮食不能消化,或消化太快,永远填不饱肚子。第一种情况的机率最大。由于不思饮食,肠道会发生萎缩,即使有少量饮食,也不能消化吸收。这样就会导致人体电能不足,从而发生肌无力、骨无力、全身无力,伴随肌肉萎缩,血管干瘪,造成心脏缺血而死亡。建议哪里来还回哪里去。

  三年前明师傅就是这样离开医院的。只是哪里来还回哪里去,让一家人为难了,是回到省城儿子家去呢,还是回到县城自己家里去?一位护士多了一句嘴说,如能去乡下农村就最好了。护士的话提醒了家人,对,回到乡下去……

  现在三年过去了,明师傅健康如常,能吃能喝,能玩能乐。他一直收藏的医院通知书,也就成为他的一件难得的珍宝,还经常说,我收藏了一个经典。

  面对形形色色的涌入城市的人们,特别是那些熟悉的正在步他后尘的人,明师傅觉得有必要将他患过的毛病写出来,让人们知道进城是怎么回事,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于是他就写了。为了保证真实性,他决定就写自己。免得重新拟个名字,让人以为是胡编乱造的。他是以日记的形式写的,我将它整理了一下,形成了以下的篇章。

  02

  明师傅进城了,进了省城。他自己也没想到,刚一退休就风光起来。让曾经跟他一起工作过现在仍然在岗的搭档们羡慕不已。他人好,所以在奔赴省城的那天,不少同事和朋友为他送行。

  省城很快就到了,他来到了儿子的家,当然,儿子的家也是自己的家。他觉得客厅很大,比以往大多了。沙发不软不硬,坐着舒服。电视墙的色调也很合理。他叫儿子买个小点的鱼缸,儿子没照办,没照办就对了,大鱼缸多气派……,总之,一切都那么顺眼。

  进城那天中午,儿子没在单位就餐,还把孙子从学校接了回来,为明师傅接风。明师傅心里想着“儿子是个好儿子”,嘴上却说:“一家人还这么客气干吗?”

  “生活要有仪式感。” 儿子欢快地说。

  听到这话,明师傅从卧室里拿出一瓶酒来,他要加重仪式感。接着还笑笑说“要不要说几句呢?”

  “说吧,不说怎么行呢!说得越全面越周到越好,最好能把电视台请来。”老伴斜了他一眼,又白了他一句说“还没喝就醉了。

  明师傅知道是调侃他的,却不怒不恼,反而乐滋滋地说:“对!我这心里早就醉了,醉成了一朵花。现在我要用美酒来浇花。来,喝!”说罢,一饮而尽。

  手机响了。

  手机在包里一直没拿出来。

  明师傅离座,拿起手机,还没来得及接上,铃声息了。

  “不会是骚扰电话吧?”明师傅一边这样想,一边回拨过去,通了。手机里说:“本公司为您策划了一个项目,可以获得20万元的贷款,无担保,无抵押……”果然是骚扰电话,明师傅摇摇头,掐了。

  明师傅回到饭桌上时,大家都吃过了,只有孙子还在啃排骨。他在心里盘算了一下,今天到底喝了多少酒呢?是多了还是少了?记不得了,“该死的电话。”

  这时他打了一个酒呃,酒呃告诉他多了,他多了时就会打呃。可是算算杯数,又好像不多。“不多,肯定不多。”他准备再喝几杯,可是酒瓶不在饭桌上,让老伴收了起来。

  南昌治癫痫哪家医院好,戳进来老伴捧来一碗饭重重地落在他的手上。他能感觉出来,老伴在向他打招呼,不能再喝了。老伴还说:“炸药一样的东西,火辣辣的,怎么喝得下去呢?”

  “蜂蜜你喝过吧?我像喝蜂蜜。”

  这时他又打了一个酒呃,酒气喷出来,孙子叫了一声:“熏人”就跑开了。儿子媳妇正在全力以赴地打开房门,厅门,阳台门,还打开了窗户,换气扇,油烟机等等,凡是能打开的都打开了。他不知道在这个季节里为何做出这些举动来,又不好问,就三口两口的吃完饭,转到客厅里坐下来。

  刚一坐下来,呼噜声就起来了,明师傅高兴地睡着了。

  等到呼噜声停下来,已经下午三点,明师傅醒了。

  宽敞的坐厅里只有他一个人,小两口去上班了,孙子上学了,老伴带着两岁的小孙女到公园玩去了。

  醒来的明师傅有点寂寞。

  03

  明师傅的情绪在逐渐降温,到了今天已经一落千丈了,原因是孙子昨晚跟他说了一句话。

  昨天临睡前,孙子跑到他的卧室来,悄悄跟他说:“猫拉尿了”。

  明师傅好奇地笑起来。

  “嘘——,小声点”,孙子伸手堵住他的嘴,他就只好不笑了,反问孙子,猫拉尿了,真的吗?

  “真的,奶奶说的。奶奶还说爷爷喝了猫尿。”

  真是童言无忌,爷爷笑了:“奶奶胡说,爷爷这么会喝那东西呢?!”

  “奶奶说,猫尿就装在床底下那些瓶子里”。

  明师傅这下知道孙子说的是什么了,他让孙子赶快去睡觉,然后宽衣上床想着心事。

  昨天一夜他没怎么睡着,想着孙子的话,想着刚来的那几天喝酒的事。怪不得当天中午他正在兴上头,奶奶就盖了瓶盖子,儿子儿媳妇打开了所有的门,那是为了出气,出酒的气,然后就是儿媳妇一连三天都说头痛,头晕。老伴告诉他,可能是让酒熏的。接着就是儿子买了一些好茶叶,说老爸喜欢茶,要多喝茶,少喝酒。茶可以抗氧化,助消化,提精神,对养老保健有益处。这几天还在一开饭的时候就泡上一杯,放在桌子上,取代了酒杯的位置,原来是变相地不让他喝酒啊。再后来儿媳妇还说过,小孙女近来睡觉不怎么沉,有点处于兴奋的状态。而最糟糕的是,孙子起床有点懒了,有两次上学还迟到了,原因是晚上睡觉推迟了,以前没有过。只有老伴没什么反应,一切如常。老伴是好老伴,几十年如一日,任劳任怨,从未拌过嘴,更未打过架,远门都不轻易出。现在俩人都老了,老了更恩爱,互相都跟着孙子孙女喊爷爷奶奶了。过去只要他喝酒,还分外加两个菜。只有一次,因为喝酒翻了脸。翻了脸她也不骂他,骂酒,骂酒是猫尿,那真是气得不行的时候才骂酒的。那一次,他喝多了,醉了,醉得死了过去,是真的死了,无声无息,无言无语。好在医院路近,紧急抢救,又是灌肠又是洗胃,又是放血又是插氧,酒鬼才放了他,没去见阎王。他活过来的第一句话就是“酒鬼难缠啊”!

  那是他平生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醉酒,当然也是他的夫人平生第一次骂酒是猫尿。

  现在老伴又骂上猫尿了,虽然没当他的面。可以体会得出,比当他的面更加严重。老伴一定是自言自语地说了那些话,让孙子听见了,孙子好奇就问她,她就顺着说猫尿在床底下的瓶子里。这是一吐为快呀。

  明师傅越分析越感到事态的严重性,他进而认为,儿子用茶水敬他而不是敬酒,儿媳妇说一连三天头痛头晕,可能是酒熏的,这都可以不管他,老子喝点酒你们晕就晕去,痛就痛去,你们总不敢明着反对老子喝酒是不是?再说那晕那痛就一定是酒的原因吗?没听说过。可是因此而影响了孙子的学习,孙女因此而闹夜,这就不能大意了。于是明师傅决定戒酒。为了坚定决心,提高防范能力,他还在日记本上信誓旦旦的这样写道:

  “我就不喝酒了,为了孙子孙女他们。”

  头几天戒酒并没有什么不良反应,但时间一长,明师傅就不舒服起来。除了打不起精神,主要是口腔里难受,空落落的,干巴巴的,说起话来舌头也不怎么灵巧,就是喝水喝茶,也没有一点效果。他怕坐在大厅里,让一家人看到他无精打采的样子,就很少坐大厅,而是坐到卧室里去了。

  卧室里的床大了点,他就想换一张小的,但买不到这种架子床——癫痫病有治吗四条腿,撑块木板子就能睡觉,简单,便宜,关键是床底下好放东西。想到这里,他就勾下头来,望了望床底下,想看看那下面还有多少“猫尿”。

  不少呢,几十瓶,像士兵列队一般,站立整齐。高的是高的,矮的是矮的,粗的是粗的,细的是细的,看得他心花怒放。他知道这都是近些年来,儿子在省城安了家,亲戚朋友们送给他的,亲戚的诸多,拜年送的。朋友们的也不少,串门时带来的。因为现在从县城迁到省城的人很多,在县城里几十年的朋友见面时不怎么稀罕,可是到了省城就稀罕起来了。见个面如同见到天大的喜事一样,串门时带瓶酒也就习以为常了,不带反而不快,他也带给别人。

  身后突然响起一个声音:“你想喝就喝几口吧。”老伴走进门来说。

  “真是痴人说梦。”明师傅有点不高兴地回答老伴。

  “怎么了?”

  “不当餐不当顿的喝什么酒呢?!”他怕老伴听不懂,又跟了一句说:“喝酒要有下酒的菜”。

  “那我去炒两个。”

  明师傅又说:“喝酒要有气氛。”

  老伴无语,退出门来。看看墙上的挂钟,知道孩子们回来还早,又想起了老头子在年轻时说过的话,就又笑眯眯地走进门来说:

  “你就闻一闻吧,闻一闻能不能解瘾?”见明师傅没什么反应,又说:“使劲闻一闻,多闻一会儿或许管用。”

  明师傅让老伴说笑了,就真的打开瓶盖,闻了起来。

  老伴特意关紧了房门。

  这一闻,把明师傅的酒瘾勾了起来,他决定开戒,中午就喝。可又想起了自己写在日记本上的那句话:“我就不喝了,为了孙子和孙女他们”。

  直到这时,明师傅戒酒才算是真正成功了。

  04

  戒酒成功了,却犯起了烟瘾,而且很厉害。明师傅自言自语的说:“怎么就按住了葫芦泛起了瓢呢?”

  犯烟瘾之前没有任何前兆,只感到戒酒之后,多少有些郁闷,不爱说话了,饮食少了一些,接着烟瘾马上就上来了。好像烟瘾是位高士一样,在明师傅郁闷的时候专门冒出来,要安慰陪伴他一下,让明师傅有个寄托和依靠。对了,就是这种感觉。

  找上门来的“朋友”,当然要热情接待。明师傅走向小区的小店里,买了一包烟,就在店里抽了起来。“嗞”的一口,那个爽劲,好像让他找到了新生的感觉,它比酒还好啊。

  “我这个店小了点”,女店主这样对着明师傅说。

  “那是,要是大点就好了,这小区人多。”明师傅觉得女店主很亲切,就这样回答说。

  见明师傅没有懂得自己的意思,店主又说:“大点小点其实也无所谓,关键是要通风好,通风好,店里的空气就新鲜。”

  原来她是嫌明师傅抽烟了,还干咳了几下。

  明师傅明白了,女店主是嫌弃他。他就离开了小店。

  离开小店,他在小区外的大街上溜达,心想那个小店老板娘不怎么地道,我都做了你的生意,你反而嫌弃我抽烟,那你卖烟干什么?不让抽烟可以明说,何必绕着弯子拾掇我?他窝了一肚子火,不好发泄,只好一支接着一支抽起来。

  其实明师傅是爱烟的,甚于爱酒。高中毕业回乡后,他开始抽烟。在田间地头劳作,累了,就歇下来,叫做“歇火”,本来是歇会儿,可乡亲们都说成歇火,还解释说为什么叫歇火呢?就是歇下来点火,点火干嘛?那不就是抽烟嘛!烟就是火,火就是烟。那时抽的是黄烟,很不方便。要有烟筒,烟筒是一根小小竹鞭子做成的。这根竹鞭子要长得很独特,尺长左右,有一端还要长成一个疙瘩,在疙瘩上钻一小孔,小孔要用铜皮贴上去,形成铜质孔,烟筒就制成了。烟叶要推碾成细丝状,缠在一起像棉花糖,可以捏成一个一个的小颗粒。捏一粒装一粒,就装在那铜孔里,然后点火,你在烟筒的另一端吸它,烟雾就钻进你的肺腑里去了。你看,这么一个流程,让劳作的人们得到了多么大的乐趣和享受啊。

  明师傅当然爱上了这个流程,他还觉得烟比酒好。酒是粮食制的,烟是烟草制的。喝酒就等于喝掉了粮食,那时粮食多精贵,三斤大米才能酿一斤酒,多浪费呀。烟草便易,种烟草不需要正地。喝酒喝不起,吸烟是吸得起的。就凭这一点,明师傅选择了吸哪家医院治疗老年癫痫病好烟,而没选择喝酒。

  不过他还是戒过两次烟的。第一次是在学会抽烟的五年之后,恢复高考,他考上了大学,上学了就戒烟了。第二次是在一年之前,他知道自己即将退休了,要到省城去住了,老伴提醒他最好把烟戒了,他就戒了。

  都说烟瘾是戒一次大一次,这是真的。明师傅现在走在街上还没有半个钟头,就抽了三四支了,好像还停不下来,可以一直抽下去。四支连抽,过去没有过,现在也不能有。他决定赶快回房间里去。

  刚到家,烟瘾就上来了,他知道这东西对空气影响太坏,是不能在家抽的,就走向了电梯口。电梯上上下下,亮着各种不同楼层的指示灯,恰巧在这33层停下了,从电梯里走出一帮人,分别向另外三家走去。他不想当着别人的面抽烟而显得另类,就等着人家完全进了家门才抽了起来。他一连丢下了两个烟蒂,打扫卫生的人来到了33楼,看到地上有烟头,还有烟灰,心里很恼火,就看着他,又像是看着别人似的说:

  “这烟头是谁扔的”?

  他打算说“我扔的,等会儿我会扫的。”可清洁工接着就说:

  “怎么这么没教养!”

  他不敢说了,他不想让“没教养”三个字与自己连在一起。于是像贼一样的溜回家来。

  明师傅回到家里非常气恼,既恼恨那位清洁工出言太快太重,更恼恨自己不该溜了回来,应该说声道歉的话才对,说声只是一时的懈怠,准备再抽两支后就会扫的,本人不是那么没教养的人就好了。

  是的,明师傅不是没教养的人。他在恢复高考时考上了大学,学的是工业。他以优异的成绩毕业时,授教的李老师要他考研究生,只要他报考在李老师的名下,可以任意少考一门功课。只有特别优秀的学生才能享受这一待遇。而在同时,家在农村的父母都已60多岁了,一致要求他回到本公社工作,还说只要有份工作就行了,路近最好。在两难选择的情况下,他选择了后者。好在当时县里知道了这件事,认为可惜了人才,就把他留下来,分配在一个有500多人的工厂里作技术员。从技术员到工程师到高工到工业局局长,在一个县里来说,是很炫目的。这些还不是明师傅的全部,重要的是他振兴了这个县的工业,从车间做起,带出了一批又一批的业务能手,带出了专家徒弟。所以,人们都亲切地喊他师傅师傅,全县上下都喊他师傅,而不是喊他专家喊他局长。他是全国劳模、专家库人才,全省工业科技领军人物。正因为如此,县里让他推迟了5年退休。哦,对了,他还一直是全省道德模范建设标兵。“我怎么就没教养了呢?”这句话像把锥子一样扎痛了他的心。他想还是应该去与清洁工解释一下,就又走到了楼梯口。

  真是神速啊,楼梯墙上贴了一张告示,软笔写的,还带彩。告示曰:

  为防止火灾,严禁在楼梯口吸烟。吸烟等于放火!

  明师傅服了,在这儿吸烟等于放火,比起“没教养”来严重多了。他觉得也没必要去解释了,不再在此“放火”就是了。这下彻底击毁了他要在楼梯口吸烟的打算。

  第二天上午,他百无聊赖地走向了35楼,那里有一个豁口,直通35层的楼顶。好家伙,楼顶上很开阔,两个篮球场大。他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似的说:“这不正是抽烟的好地方吗?”他迅速转回家来,拿着香烟,打火机,还有个一次性的纸杯,又上了楼顶,纸杯子是用来接烟灰烟蒂的。他要吸取昨天遭到白眼的经验教训,今天可以在这儿正经八百地抽烟了。

  这儿风大。他不以为35层的楼顶上会有这么大的风,呼呼的,吹得非常通畅,没有停顿,就那么不知疲劳地吹着。不像在地面上,时大时小,多少有点节奏感。这儿好像都一般大,整体推进,推得你都换不过气来。打火机也失灵了,明明打着了,可烟头一凑上去就熄了。再打,着了,凑上去,熄了。他只好降低高度,蹲在女墙的墙根下,但是也不行。在万般无奈之下,他干脆下楼买了一个防风打火机,终于如愿以偿。他像要报复一下这个楼顶似的,又像是要报复一下这风,反正报复谁,他不清楚。为了报复,他一连抽了五支烟。可是不管怎么抽,都抽不出味道来,好像香烟变质了,优质的变成劣质的了。烟气吞下去,像是吞了一口苦水。

  这是怎么回事呢?明师傅不愧为学机械的,他想起了还在务农时公社让他放过电影。送电影下乡,乡下没电,靠一个两冲程的汽油机供电。汽油在气缸里燃烧,是靠风门调节的。风,就是儿童癫痫病应如何治疗流动的空气呀,空气与汽油,有个适当的比例,谁多了谁少了都不行。只有配比得当,气缸里才会燃烧得欢。现在吸烟,差不多一样的道理。楼顶上的风太大了,燃烧得太快了,烟气流失太多了,这烟还能有味吗?没味。

  你会说小区的空地上哪儿不能抽烟啊,下楼到地坪上抽去。是的,小区的大院真好,有高大的香樟树和桂花树,树荫下是芳草萋萋的草坪,草坪上有鹅卵石铺成的人行步道,还有游乐场,有歇息落脚的长椅。无论如何都是抽烟的好地方。明师傅去过几次,可是太难跑路了。

  简单的说是这样的:他在空地上加劲抽上两支,可以回家了,但是当他上完电梯,有时还没到33层时,烟瘾就犯了,这不又要下楼去?下楼再抽两支,抽完上楼,烟瘾又犯了,又得下楼去,这一上一下多费事,一天到晚不就得上电梯,下电梯,下电梯,又上电梯,就在电梯上过日子了?所以,明师傅认为那是受罪,实际上也就是受罪,抽支烟受那么大的罪你也不干。

  面对楼顶,明师傅再次沮丧起来。这么好的一个抽烟平台,却是一块无用之地。他回到了自己的居室。

  明师傅现在基本上不坐客厅了,一回家就到自己的卧室里去。这一微妙的变化,在老伴眼里并不微也不妙,问题大得很。她觉得老头子是在委屈自己,他一生都是响当当的角色,现在居然连个抽烟的地方都没有。那天老头子悄悄问她:“你习惯了?”她说习惯了,是真的习惯了。她今年60岁,早在50岁时就退休了。陆陆续续地在这里呆了十年了,是习惯了。她打算问老头子习惯不习惯,但没有问,她知道老头子不习惯,问了,反而增加了他的感慨。过日子不能有太多的感慨。遇到什么样的日子,就过什么样的日子,一直往前过就好。所以她没问。越是没问,她越是心疼起来。一走神,锅里的菜烧焦了。手上的粉坨坨让她腾不出手来。她喊了一声“爷爷来帮我”。

  明师傅随着喊声走进了厨房,他迅速关灭火源,将油烟机开到最大档。看到满厨房的焦味,被油烟机吸了出去,明师傅很开心,一开心,灵感就来了。

  “这里能抽烟!”明师傅突然喊了一句,把老伴吓了一跳,接着就抽了起来。

  不过老伴还是提醒他把那边的推拉门关严实了,免得烟味进了餐厅和客厅。

  这招果然有效,对着油烟机抽烟是明师傅的一大发明。随着这个发明,近段时间里的郁闷、颓废、以及有酒不能喝的种种不快,似乎随风飘散了。

  可是好景不长。除了这个月的电费突然大幅度上升以外,更重要的是明师傅身子骨受不了。你想想,要让油烟机把香烟的气味吸走,就要尽量靠近油烟机,为了做到这一点,明师傅总是踮起脚跟、仰起脖子,脚跟踮得越高越好,脖子伸得越长越好。这样一来,时间长了,他染上了小腿抽筋的毛病,颈椎也变了形,医院让他做矫正手术,还说这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凑效。现在是颈项和胫部都痛,明师傅受不了了,毕竟65岁的年纪了,老皮老肉的恢复起来很难。比这更为严重的是孙子已经感觉到厨房里有很难闻的气味了,闻到那个气味,饭都不想吃了。

  于是明师傅决定戒烟,为了坚定决心,他又在笔记本上写下了:

  “我就不抽烟了,为了孙子孙女他们”。

  烟一戒,明师傅真是百无聊赖,想想这几个月的生活经历,想想一些他看不惯的事情,他索性在“我就不喝了……”、“我就不抽了……”的后面写了如下的话:

  “我就不打牌了,为了孙子孙女他们”。

  “我就学会吃零食了,为了大家吃零食的情绪”。

  “我就晚睡晚起了,与他们保持同样的作息时间”。

  “我就忍着也吃牛大排了,虽然大排很贵。”

  “我就慢慢学会调整生物钟了,以便适应周一到周五是一个作息时间,而双休日又是另一个作息时间”。

  “我就不要想着存钱了,他们说贷款过日子是赚了,是用别人的钱来给自己享福”。

  “我就不再啰嗦过问他们的事了”。

  “……”

  写着写着,明师傅的满腔气血一下子涌上头来,头晕、眼花、面部痉挛、手脚颤抖、言语不清,迅速送进了医院,又不断转院,最后到了艾尼丝医院。于是他就有了那份医院通知书,并一直收藏着,想要成为经典。

© wx.himvf.com  浪客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