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心情日记 >

风尘仆仆的梦,在尘土飞扬的路上_散文网

命运的吟哦,轻叩着的鸣镝,湮没了澄清的。那些关于个梦的,无论是记载一座城市的历程还是铭刻一个人的虔诚,无论是真实的流淌还是虚拟的闪烁,皆然孕育着不期而遇的温情与生生不息的希望。渐渐地,一阵风吹过,一片云飘过,未来依然在前方……

——题记

2015年7月X日 星期Y 阴转晴

从未,抑或不敢是以一种匆匆而过的姿态告别了。在熙熙攘攘的车站里,泛起的稀朗似乎在吊咀着一条逆流成河的。素面朝天的方向,是即将驶向的地方,一隙未知的地方,也是一处在投送了这么多简历后最终接纳我的地方。然而,溢满的眼神触摸了我的怅忧,获得的我并未显得那么般激动,相反,在明睿的寂静中,我总能触及到一抹似有似无的流逝。

“流逝什么呢?什么呢?”,我悲苦了自己,蒙昧了自己。虽然车站里并不缺少行人的行行匆匆,但是,忙碌的人群又会怎么在意沧海一粟的泣诉呢。悲悯的是,一丝丝切肤之痛的侵袭终究在流浪,不止风靡在现实,亦然野生在梦乡。也许,我正在践行着一抹不言而喻的,而这种哀悼,是陈虻曾提及的,——不要因为走得太远,而忘记了我们为什么出发。

那一刻,远眺着这座呵护童真的城市,注视着一处朝夕相处的地域,等候出发的我不由自主地为自己感到忧虑,又感到羞愧。或许,之所以这般,是源自正值青的我是如此般畏惧悲情,畏惧离去,更源自自己的故乡,这座小城,是那么般“心簇向阳,无畏悲狂”。( 网:www.sanwen.net )

无法置否,这些年,故乡的飞速发展创造着举世瞩目的成就,甚至有一段时期,一道空穴来风的消息——将县制级别的中都改成县级市区,在沸沸扬扬的小城里激荡。在那段里,每一个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仿佛都在“县升市”的名副其实。最后,尽管未央的落幕让县城的人们颇感失望,但是,这并无法掩盖另一则“流言”在弹丸小城内悄然疯传——

<黑龙江看癫痫专业的医院p>有一天,省级领导来视察市区内各个县城的发展情况,借以开展各地区协调发展的活动。而当穿过我们这座小县城直奔市区的二十里铺时,上级领导茫然地问道,——“这大概是郊区了吧?”

尽管这则的真实性有待验实,但是,所有的辞藻,不管是事实抑或虚构,全然指向了蕴涵着的故乡,一座展开翅膀的小城。二十年前,在坑坑洼洼的十二生肖路上,你看见的是“维纳斯雕像”的断壁残垣,黄发垂髫的惶恐不安以及弥漫在现实里那一撮撮尘土飞扬的鲁莽;二十年后,依旧在这一段必经之路上,你再一次看见的有二十座塑像的“白玉斑白”,有白发青丝的怡然自得,更有在耕耘的小城中,故乡人所衍生出的一丝丝生生不息的希望与梦想。

哦!那是美轮美奂的希望!那是指日可待的梦想!

亦然,映照在小城寻梦的痕迹还隐藏在这座建成不久的车站。虽然文章里常常把车站比拟成一处存满的地方,但是,在见证一帘冉冉升起的小城梦界里,车站再也不是那首“长亭外,古道边,碧连天”的惹泪蹁跹,而是一幅吐露芳蕊、孜孜不倦的寻觅长卷。里,原来的车站曾矗立在小城中央的臃肿大道上,那时候,年幼的我只知道,铁质的栅栏是用来建车站大门的,进站的车辆是威胁的,候车室里的规则是华而不实的。然而,丛莽与君语,所有的故事孑然在改编,改变了一切的情节。后来,风驰的小城在一袭魔幻的梦帘中穿梭,以一种出乎意料的速度将繁华还原成理性,新建的车站屹立在小城的北区,在那里,有宽广的道路,有潺潺的溪流,更有人们井然有序的等待……

也许,老汽车站、中都市场、人民大街……这些熟悉而生硬的词眼在我们的印迹里渐逝渐远。可是,正是源自有了这些别类的故事,正是源自这些故事的消失殆尽,故乡的人们才会那么般欣赏,欣赏家乡的改变,更欣赏家乡的梦旅。我想,九零后的我是幸运的,因为,隐匿在一段陌生的对话里的窃喜依然在盈满——

轻问一个正在大街上玩耍的孩童,“小,你知道老汽车站在哪里吗?”

那个孩童用充满怪异的眼神望着我,说道:“哥哥,我们这吉林治继发性癫痫病哪家好里只有北区的车站,没有什么老汽车啊!”

我凝视着他们的背影,怜悯地叹道,——“你们很不幸,你们已经没有机会了解到这座小城的改变了。”

然而,他们真得没有机会了吗?

车站的南面是县城最为知名的景区——宝相寺景区。有一年,在一年一度的太子灵踪节上,余秋先生曾被聘请到县城以论道云水禅心的佛经宗意。在此,引用他在千禧年之旅所写的一言——不是距离的遥远,不是时间的漫长,才会产生的。真正的痛彻是文明意义上的陌生,真正的是陌生中的趋近。或许,在故乡的筑梦旅程中,故乡人更应该忌惮的是这种真正的痛彻,和这种真正的思念。

离车站不远处,高耸的塔吊又溅起了希望的浪花,在这一朵朵诞生梦想的浪花里,我收获了许多,铭记了许多,更改变了许多——

如今,倘若让我再一次遇到曾经对话的那个孩童,我要说道,“你们依然有机会,因为,县城的梦还未圆满,县城的还很长。风尘仆仆的梦,在尘土飞扬的路上,小小的故乡,大大的梦想,需要你,需要我!”

2015年8月X日 星期Y 晴

汽车出发了!此刻,我早已忘记了这是毕业后的我第几处留有足迹的地方,也忘记了原有的激情、固有的狂放,及其那些喧嚷不变的誓言。一切似乎变得麻木,一切仿佛刹那停止,心想,“这本身便是生活吧!”

尽管车厢里的电视时常传出欢腾的歌声,但是,旅途的疲倦压榨着乘客的神经,像一切的一切从未有过停歇,像脚步始终停留在风尘仆仆的路途上。偶尔,亦有几名乘客的打鼾声传来,我猜,想必驶向莫名地方的车厢也终将成为人们休憩的地方吧!

忽然,一座相伴四年的大门映入我的眼帘,朦胧的眼神被突如其来的景致搅乱。转念间,才想起驶去的必经之路上有我刚刚离开不久的第二个故乡——聊城。透过厚厚的车镜,目视着眼前的,似乎什么都未改变,似乎什么都在改变。或许,面对此情此景,如今的我已然无法辨清真实与幻想的轮廓了!

我那清澈的最地方!我那定西专业治疗癫痫重点医院时光凝固的地方!然而,对于此际,我再也没有权利去拥有她,唯有眼睁睁地目睹她的伤逝。这是多么痛彻心扉的情愫啊!这是多么心灰意冷的流失啊!

“青春梦,梦青春”,是属于我们大学时光最靓丽的宣言,亦是褶皱窘迫与黯淡的灿烂。那些年,在法国梧桐树下,有明净的清晨,有妍丽的黄昏,更有连绵不绝的足印;那些年,在偌大的图书馆里,有紧蹙眉宇的沉思,有爽朗清脆的英文,还有伏案深读的背影。那些年,我们有许许多多的梦想,有许许多多为梦想而追逐的印迹。我,还记得曾经的梦想吗?还记得我为之付诸的拼搏吗?

忆得,在刚刚踏入象牙塔的时候,并没有过多的嘱咐,只是静悄悄地将一本崭新的笔记本放进了我的书包。也许,正是在那一刻,我连同我的梦想也放进了我的书包。因为,在那本笔记本的扉页上,深刻了祖父对我的祝福,烙印着步履之间的珍视——

方自立,博学亦反思;志远知进取,成功贵坚持。

不可否认,我并非一个自信,相反甚有自卑的人。可是,我庆幸于家人,庆幸于朋友,亦庆幸于这四年的时光塑造了一个崭新的我,正如,的《火光》,“明亮着,耀眼着,在前方/在前方,明亮着,耀眼着/我已不再是一个的行者”,在短暂的流年里,我何尝以一个孤独的夜行者出没呢?注视着父亲对自己的题诗,“风雨,在肩上行走/胸中,翻腾着岸/笔下滴着春”,回环着周遭同学们日复一日的勤勉,这一景让我开始质疑中学时期对大学光阴的祈盼。其实,大学时代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般轻松,那么般释然,相反,正是因为大学有梦,有未来的梦,所以,当因疲倦而伸一伸懒腰时,我们或思念一下远方的家人,或凝眸一眼照片上的恋侣,或回首一望正在书写的朋友,然后,问自己一声,——“你不努力,何以给他们未来!”。

于是,那些关于青春的梦想,那些关于追梦的四年光景,有无尽的兴奋,有无穷的苦涩,更有记不起的悲喜交集。余秋雨说:“与山脉相连的遥远是一种,与水脉相连的遥远是一种惆怅”,只是,我相信,与梦,与那一帘帘青春梦相连的遥远是一种,一种无法言表的癫痫病能治好吗幸福。

“生命是持续不断的重压努力,只为不在自己的眼中看低自己”,米德*昆德拉,一位写出《不能承受生命之轻》的智者如是说。我念,再也无法用更绝美的言语以阐释追梦的理由了!尽管那些生长在青春的梦想,有的飘渺,有的现实;有的丰满;有的骨感,但是,正是源于正处清丽的我们行走在那一汪青春的泥泞里,我们才拥有足够的勇气来对未来的自己说一声,——“哪怕青春再是一本仓促的书,我也至少依偎着梦想,会忍着眼泪,一读再读”。

事实上,我们已经麻木了振耳发聩的宣讲,我们已经拥有了那些美妙的。可是,生活确实是生活,地站在哪一方面只能让我们对那些猝不及防的婆娑而满眼噙泪。面对铸就梦想的历经,我始终坚持一种态度——不赞美,不责难,甚至不惋惜,但求认识与了解自己而已。在更多的时候,我甚为欣赏一位新闻人的立场,——“如果你用悲情贿赂过读者,那么,你一定也用悲情贿赂过自己”。成功了,没有必要炫耀,更没有必要把经历渲染得那么艰难;失败了,没有必要气馁,更没有必要把经历描述得如此不堪。此时此刻,我依然相信白岩松的那句,——青春之所以那么让人怀念,是因为所有人相信这些梦都能成为现实。可惜,殊不知,人们所经历最的时候往往是后来人们经常所谈及最的年月。

这一刻,毕业一个月后的我,摩挲着思絮,潣灭了散乱。纵然那座朝夕四年的大门一闪而过,纵然身后泛起的尘土,但是,我依然悄声对自己说,——

风尘仆仆的梦,在尘土飞扬的路上……

后记:

以一个毕业生的口吻来抒写,以日记的形式来唤念,嗤想那一个2015年的自己,还原这一帘“家乡梦*青春梦”。曾经,Byond乐团曾将《光辉岁月》献于刚刚归于的南非国父曼德拉,“风雨中抱紧自由,一生经过彷徨的挣扎,自信可改变未来,问谁又能做到!”,在我的眼中,这何尝不是在歌唱一个有关梦想的故事呢?

就这般,这一年,了。梦,没有停止,从未停止……

首发散文网:

© wx.himvf.com  浪客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