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伤感文章 >

别忘了我爱你_散文网

深,在木头上一笔一画地刻下一个歪斜的“安”字。然后发短信给深,说,我刻了个歪斜的“安”字。

简安。抱膝坐在床上,我努力地想着那个叫做简安的男子,里的面容模糊不清。“怎么?我都把他忘了吗?”神色黯淡地喃喃自语,在心里却找不到一点难过的痕迹。手机振动,音乐响起,是深的电话,接起。

“深。”

“沫沫,简安已经死了。”电话那端,是深长久的叹息。

“我知道。”安静地说,我早想到他会这么说了。

“那你还……”( 网:www.sanwen.net )

“我只是把他的名字刻歪了。深,没有他我一样可以好好的。”淡淡地笑,说。

长久的沉默,深叹息:“那,沫沫,晚安。”

“晚安。”挂断电话,忽然流泪。真奇怪,为什么,明明不难过,却还是忍不住流泪呢?记忆逆流。

简安,简深,两个我最不想伤害的人。他们是兄弟,却错误地认识了我。很多时候我在想,如果没有我的存在,他们一定是世界上最相亲相的一队兄弟吧?

只是,简安,我是个魔鬼,你不该爱上我的。我说过,那不是爱,只是年少时的喜欢。如果,你能就此放手,就不会错误地过早离开这个世界了。

山顶,悬崖,以及为了救我掉下去的简安。我对深说:“深,对不起,都是我……”深摇头叹息:“是简安。他爱你太深了。沫沫,为什么你要拒绝他呢?难道你就没有一丁点的爱可以给他的吗?”茫然地摇头。深,我的爱都送给了一个人,让我拿什么给简安呢?

我喜欢深,一直都喜欢着。可他却像个傻瓜,什么都不知道。简安,你为我而死,可是对不起,我还是没办法说爱你。我知道,我爱的,是深。

一夜无眠。到学校,深已经呆在座位上了。微微一笑,从书包里拿出亲手做的蛋糕径直走递给他,这是老习惯了。而他也习惯地拿起我的杯去替我泡奶茶。

<武汉哪家医院癫痫疗法先进p>班里那些人又开始起哄。每天都是如此,他们总以为深和我是情侣。“要是是就好了……”在心里想着,不觉有淡淡的失神和,轻轻摇头,准备回座位。

深已经到了门口,手里捧着为我泡的奶茶,听着那些起哄声,忽然生气地摔了手中的奶茶:“乱说什么?沫沫和简安才是情侣!简安死了,他们的关系也不会改变!”嘴角的微笑瞬间凝固,心忽然得说不出话来。深捡起杯,不理会那些吓傻了的人,走向我;“沫沫,别在意他们的话。我去帮你重新泡一杯奶茶好了。”“不用了,”竭力让保持微笑,“我自己来吧,谢谢你了,深。”

拿过杯走出教室,转过墙角开始哭泣。深,你真的就看不出我爱你吗?如果你是爱我的,为什么要那么狠心地在我面前说我和简安是情侣?如果你不爱我,为什么又要一直对我那么好,让我心存幻想呢?你把我当成什么了?一个供你嘲讽玩弄的玩具?我恨你,我恨死你了!好,从此以后,就让这一切结束吧。我不会再爱你了,简深,你记住,我恨你!

心仿佛碎掉,世界一片苍白……

已经九天了,我真的就很干净地做到了恨深。先是,不再给他做早餐,再是冷淡他,记得第一天没给他准备蛋糕,轻描淡写地对前来询问的深说太累了,不想做。深宠溺地笑笑,有点心疼地说:“沫沫,如果太累了,就不要做了,别累坏了自己。”心里冷冷地笑着,我点头说好,从此不再为他准备早餐。看着深的失神和不解,忽然有种报复的快感。

令令刚来找我商量剧的事情。她说想让我在今年的话剧节上出演她们的话剧《海的女儿》里的小人鱼。我想了想,说好,甚至没有问还有什么人要出演。深,我要向你证明,我,有我自己“深爱”的“王子”,不是简安,也不是你。

开始排练,惊讶地发现王子的扮演者居然是深!早该想到的,他那么优秀,何况,身为话剧社社长的令令那么喜欢他。冷冷地笑着,心里轻蔑地想着:“若我真是人鱼,会毫不犹豫地把刀扎入这位王子的胸口的。”故意忽略深对我的微笑,擦身而过走向令令,听见他长久的叹息,一如从前。忽然心疼,逼着自己忍住,开始轻声询问令令关于剧本的事。令令是我除了简安和深外唯一的,唯一会为随州癫痫哪家医院治疗最好我偶尔的失神而心疼的人,我不想伤她,所以从来没告诉过她我爱着深。令令在剧里饰公主,她也像个公主一样,美丽优雅,我是比不过她的,我知道,深爱上的,只会是她,不是我。

诠释小人鱼的、,对王子热烈的爱,对于我易如反掌。尽情地演绎着海的女儿,仿佛自己真的成了她,被王子吸引一步步走向毁灭。深,我亲爱的王子……不!不可以!我是爱过他,但现在我是恨他的,不可以被幻想迷惑,这只是在演戏,只是在演戏……我要在表演那天给所有人开个玩笑,把手中的道具刀狠狠地扎在这个忘情的王子心脏里!我知道道具刀伤不了人,我只是要证明给深看,我不爱他……

《海的女儿》一直是我最喜欢的童话。演出的那天,我放纵了自己,深深演绎着人鱼对王子的爱,或者说,是我曾对深的爱。我在准备,为结局的玩笑作准备。我就是小人鱼,而深就是亲爱的王子。亲爱的王子,你怎么可以看不见我爱你呢?手执刀,高举,完……我这是怎么了?心又开始疼痛,竟然不忍扎下去?刀从手中滑落,流着泪惊恐地跑开。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还是不忍心伤害深,哪怕只是一个玩笑?我不是最恨他的吗?

“太阳”要升起了,回头,深深地凝望“熟睡”的王子和公主,决然跃入“海波”中。泡沫在阳光下慢慢升起,我站在高处微笑着看王子和公主在着急地寻找自己。深的眼里是那么浓的忧虑,几乎又要让我沉醉。深,为什么,要演得这么逼真呢?眼里流泪,微笑地流泪。深,令令,我要离开了,到“上帝的女儿”那里。你们,要……

完美落幕。

匆忙躲进后台卸装,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发怔。刚才怎么就失手了呢?就差一步啊!那么完美的计划,就毁在了我手里,怎么就狠不下心呢?隐约看见深走进来了,仓皇逃开……

一如既往地坐在位子上发呆,深忽然走过来。他叹息:“沫沫,陪我去一下天台好吗?我想跟你说件事。”班内的同学又开始起哄。深却也不辩解了,回头就吼:“对!我们就是情侣,怎么样?”心里忽然觉得无比悲哀和愤怒。简深,你这是什么意思?要以这种方式来侮辱我,来嘲讽我对你的爱吗?

“深,有什么事就在这说吧。癫痫药物贵吗?还有,请记住,我们不是情侣,你不是简安,不是。”漫不经心地笑着,说。我要狠狠地刺伤这个可恶的人。深,我不会再给你任何伤害我的机会了。果不其然,深煞白了脸,呆在原地,一副受伤的不解的神情。令令把他拉了出去。

有点担心,可还要装做无所谓。既然选择了恨他,就不要再理会他会怎么样了。

深已经一个星期没回校了,忍不住去问令令。令令很奇怪地看了我一眼,问:“沫沫,你实话告诉我,你爱的,到底是简安,还是简深?”“是……简安。”硬把那个名字咽下去,我不能伤害令令。令令长久地叹息,一如往日的深:“简深已经走了。那天他是要向你告别的,你却……唉,他留了封信给你。”令令递过来,然后起身离开,忽又回头:“沫沫,一直以来,你都以为我爱简深是吗?不是这样的,所以,如果你爱他,就不要担心我的存在。”

令令,我怎么会看不懂你的心呢?你是那么喜欢深。一个人失神地来到天台,失神地想着令令的话——“简深已经走了。”深,你怎么可以走了呢?你怎么可以走了呢?你还不知道我有多爱你,一直爱着你。那些恨,不过是爱的另一种形式罢了,你怎么就不懂呢?

沫沫:

听我讲个好吗?

有两兄弟同时遇见、爱上了一个。弟弟忍痛把女孩让给了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哥哥。女孩却拒绝了哥哥,她说她不爱他。哥哥在一次意外中为救女孩而死,女孩开始神思恍惚,不停地在那些哥哥送的木头上刻下他的名字。而弟弟,一直深爱着女孩……

沫沫,一直以来,我以为你爱的是简安。你可以因为刻歪了他的名字半夜发短信告诉我,我以为你爱的是他。那天,听见同学们的议论,看见你的眼神里有一抹悲伤失神,以为你是想起了简安,我才那样说的。你知道吗?说的时候,我的心几乎要疼得碎掉。

然后你开始冷淡我,我以为你是怪我不该那么轻率地提起简安。还记得那场童话剧吗?我看得出你想扎死我,却又无法下手。我以为那是因为我是简安的弟弟。令令却看出了,你一直深爱的,是我。

那天我好不容易鼓足了勇气叫你上天台,我是想要向你告别,也告诉你汕头市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强我爱你。你却拒绝,说我不是简安。你脸上美丽而不真实的笑容让我好难过。我的世界在那一瞬间崩塌。后来令令拉我上天台。她说虽然你从未说过,但她肯定你一直深爱着我,而不是简安。她说她是你唯一的好朋友,知道我对你有多重要,所以她选择退出,希望你幸福。

沫沫,我一直深爱着你,你要记住。

简深

“深,你这个笨蛋,为什么要走?”地大叫。

“谁说我要走了?”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转身,是深,带着一脸宠溺的笑容:“傻瓜,我在这里,一直。”

“深,”紧紧抱住他,生怕一不小心他又会消失不见,“我以为你走了,要忘掉我了。”

“沫沫,我,我不会忘记你的。”深轻轻在我耳边说。

“真的?”

“恩。”

“那好,深,别忘了我爱你。”深深地凝望,我要把他记在心里面,永远。“深,闭上眼睛。”

深听话地闭上了眼睛,深深地凝望一眼,就像小人鱼凝望她的王子一样,放手,转身离开。

机场。

是,我要离开。

我没办法看到令令为了我而放弃自己的爱,我做不到。她是我唯一的朋友,真正的公主,我要她幸福。而且,还有简安。我骗了深,简安其实没有死,他只是失忆了,我不能丢下这样的简安不管,我做不到。我爱深,却不能拒绝简安,毕竟,他是为了我才这样的。

深,对不起,我还是不能把爱进行下去。可是,我会一直爱着你,直到死去。

飞机起飞了。

闭眼默念,微笑,流泪:“深,别忘了我爱你。”

“我不会忘记的。”仿佛是幻听,我不可思议地转头,看见深的微笑。

“深,你怎么会……”

“简安说,他给不了你要的幸福。爱一个人,并不一定要拥有,他要你幸福。”深依旧微笑。

十指相环相扣,我们彼此微笑地约定——一生的幸福。

首发散文网:

© wx.himvf.com  浪客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